精彩小说尽在123推文!手机版

首页 > 现代言情 > 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

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

林宝芝著

现代言情连载中

小说叫做《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是“林宝芝”的小说。内容精选: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资源带给大家,作者冷漠山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原身被掉包?......

主角:林宝芝林淑慧更新:2024-03-04 11:07:08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林宝芝林淑慧是作者“林宝芝”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这个世界经过各种战争洗礼,现在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分国而治,原身所在的国家为**,今年为71年。林家是三代贫农,住清水村,隶属于辽省沈市和安县大林镇,**的大东北,一大家子近20口人生活在一起,暂未分家,目前掌家人为林老爷子。林老爷子生有三儿一女,林淑慧就是这一女,是老爷子40来岁时才有的老来女,和...

《《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 第4章》精彩片段

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资源带给大家,作者冷漠山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免费试读林宝芝记得她死了,死前正和别人组队出任务,不料遇到的异兽比预料中等级要高很多,还不止一头,整支队伍十来人几乎全军覆没,她的胸口被异兽撕开一个大洞,血液不要命地往外涌,根本毫无存活的可能性。
她原名也叫林宝芝,所在的世界是异兽异植横行的世界,实行军事化基地管理。
人类按天赋分为两类,大多数是普通人,少部分是异能者,异能者的天赋与生俱来,长到5岁可测试确认。
异能者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没有家世的普通人站在金字塔的最底层,她刚好属于最底层的一员。
说来好笑,从她的名字可知,宝芝,珍稀的宝物,是备受期待降生的孩子,只是,5岁那年测试天赋的时候,她被测出来是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普通人,不符合她父母的期待。
印象中,她的父母双方好像都有最低等级的异能,他们该是想生出一个高等级的异能者,然后通过孩子往更上面的阶级攀登,可惜,她让他们失望了。
于是,她被果断丢弃,丢弃在野外某个旮沓,由着自己自生自灭。
好在,有个小基地的任务小队捡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基地,当孤儿收养着。
那个世界不仅有轻易就能要人命的异兽异植,光照中还带着强烈的有害辐射,可供人类生存的物资太少太少了。
所以,即便基地的管理者算得上良心人,对他们这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成为孤儿的孩子颇为照顾,她要想顺利活着长大,也艰难无比。
10岁她就开始同其他人组队出任务,或猎杀异兽,或寻找不受污染的植物带回基地上缴给研究中心,换取生活物资,不然就只能沦为强者的娈童和奴隶,依靠强者的施舍而活,她不想当娈童和奴隶,她想拥有自我。
也许是还有点运气,她多次死里逃生,顺利活过了18岁生日,然而,也只是18岁,她短短的人生终止于18岁,不甘心,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是因为同名同姓,貌似本源还相同,因为共用一套语言体系,所以老天格外开恩,让她穿到了这具身体?林宝芝想不明白,也就不再纠结。
依据原身残存的记忆,她知道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没有异兽异植,也不会时刻遭受辐射的侵害,重要的是有各种未受污染好吃的粮食,是她曾经幻想过的安稳世界。
这个世界经过各种战争洗礼,现在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分国而治,原身所在的国家为**,今年为71年。
林家是三代贫农,住清水村,隶属于辽省沈市和安县大林镇,**的大东北,一大家子近20口人生活在一起,暂未分家,目前掌家人为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生有三儿一女,林淑慧就是这一女,是老爷子40来岁时才有的老来女,和林老太把这老来女当眼珠子宠着,基本不用她去上工干活,年纪满了18周岁,和原身同一天出生,比原身小几分钟。
原身是林淑慧亲二哥的大女儿,下面有个小三岁的弟弟,在念初三。
林淑慧亲大哥育有两个儿子,无女儿,年纪都比林淑慧要大,老大21岁已经成亲,老二19岁准备说亲。
林淑慧三哥同样生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儿子14岁,正在上初二,小女儿才8岁,准备明年读一年级。
这一大家子,儿子满满当当,有足够的壮年劳动力,日子过得不差,在村子里算中等水平,可原身死了,死于发烧生病,死于没去看病吃药。
林宝芝能确定这一点,因为她穿到这具身体的时候,心脏是静止不动的,只是,没有人关心她,就没有人发现罢了。
原身性子软乎,不争不抢不会拒绝,一整天有忙不完的活计,吃的又仅能果腹,其实林家一起吃饭,分到她头上的量还算正常,但亲娘每次都要从她的份中扒一点出来让给弟弟,常年下来,身子骨瘦弱不堪。
大前天傍晚去村里大井挑水,回程时不小心摔跤了,水把一身的棉衣棉裤泼洒湿,农历11月的寒冬,时不时就会下雪的大冷天,可不就发烧病倒了。
结果,她怯懦不声张去找医生,旁人也没当一回事,两天烧下来,人没了,实在正常得很。
黄翠花和林老二眼里只有儿子,对小姑比对原身要宠爱得多,这点林宝芝觉得挺耐人寻味。
先前林淑慧和黄翠花在外面说话时,她刚穿过来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她耳朵一向灵敏,把她们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不知情的,根据对话,肯定会以为林淑慧才是黄翠花的亲生闺女,而原身是哪里捡来的野孩子。
两人同一天差不多一个时间出生,林宝芝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直觉这里头有戏。
林家两三年能给小辈做一套新衣服,她从来没有过,属于她的份总是被黄翠花送给林淑慧,然后换回林淑慧穿烂或者穿不下的旧衣服。
就这样,黄翠花还不忘给原身***,说小姑对她多好多好,愿意把好东西留给她,她要心怀感激;还说小姑身子羸弱,她又比小姑年纪大,应该体谅照顾小姑,替小姑把家务活干了。
原本该属于林淑慧洗衣服的活就是这样理所当然地扣到原身头上的,还有别的杂七杂八的。
原身也是傻,亲娘说什么信什么,从不质疑,或许里头也有认命,毕竟她清楚小姑是一家人的团宠,她就是想反抗,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在这个血缘关系大过天的年代,没有人会好端端把该属于闺女的好东西心甘情愿奉给一个无血缘的外人,哪怕对方是丈夫宠爱的妹子。
记忆里的黄翠花,就不是这种无私的圣人。
里头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私密,林宝芝想,有机会她得挖出来。
林淑慧这个原身的小姑身上也有古怪,除了让她干活的时候会和她说几句话,平常是把她当空气对待的。
突然专门来问候一声原身的病情,可又不打算进屋探望一眼,显然并不是真心关心原身,后头凑她炕上特意说的两段话,撇去做面子不谈,细品的话,问题诸多。
特别是最后一句话,语气是偏肯定的,现在买东西样样需要票证的年代,她怎么就知道未来国家会改变政策,变得不需要票证了?知悉未来的事,要么是多智近妖,要么是有预知能力,要么是她经历过未来。
林宝芝是偏向林淑慧是经历过未来这个选项的,虽然只是短时间的接触,但后者看起来真不像多智近妖的人,真有那么聪明的话,就不会一下子让她察觉到不对。
也不可能有预知能力,因为林淑慧很明显被她扔瓷片的举动震住了。
排除这两个选项,剩下的就是从未来回到了过去。
原轨迹林宝芝会病死,现在她没有死,于是,林淑慧忍不住上来试探,试探她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都能穿越了,有人从未来重返过去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红糖鸡蛋汤真好喝,记忆里还有很多她吃过、未吃过的好东西,是她所在世界没有的,她真心觉得能重新活过来真好,在这个世界安稳地活着真好。
不管林淑慧以后会怎么做,有什么目的,最好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要是对她不安好心,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她呀,和原身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什么都能吃,唯独不能吃亏。
至于黄翠花和林老二,以及其他一大家子的人,他们爱她也好,讨厌她也好,漠视她也好,都无所谓,她本就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亲情于她,从来不是必需品,她有自己爱惜自己就够了。
这个家能呆就呆,呆不下去就走,她早积累了十几年独自生活的经验,不怕的。
兴许是注射了药物,又饱了腹,林宝芝把处境理个大致后,很快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隔着窄小的窗户看外面,天色昏沉沉的,去上工的人陆续归家。
自穿过来就眩晕胀痛的脑袋现在轻盈舒适,林宝芝没什么犹豫,起身走出了房间,细细打量起林家的房子。
灰黄色土坯茅草盖的房,四四方方围出一个小小的中井。
坐北排着齐整三间正屋,东西两侧各一个厢房,东侧靠着正房的空挡里加盖了一间小小的柴房,里头堆满了庄稼的秸秆,其中一大半是原身辛苦找回来的。
西侧的空挡处则盖了鸡舍,走近一看,里头关着4只大概海碗大小的鸡,喂鸡的活计也是原身的,她有点空闲就会去挖蚯蚓,那几只鸡看到她,亲切地朝她扑扑翅膀叫了几声。
房间不多,但面积不算窄小,难怪能容得下一大家子住在一起。
林老爷子两口子和林淑慧分一间正屋,里面砌有做饭的灶台,土炕盘得挺大,一家子吃饭都在上头。
另两间正屋林老大家占了,他家男儿多,大儿子又成亲了,一间屋根本不方便住。
东厢房住了林老二也就是原身家,林老三家住了剩下的西厢房。
一个屋一个炕,一小家子睡一个炕,说实在的,林宝芝有些不适应,但记忆中林家的状况算是还不错了,有条件更差的家庭,祖孙三代十几口人全睡一个炕,想想就窒息。
不过,为了节约柴火,冬天除了林老爷子那间屋通着灶台时常有热气外,其余几屋也就晚上睡前会烧几把柴火热炕。
看着灰扑扑凹凸不平的土墙,林宝芝意识到,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七十年代到底还是贫穷缺物资的,林淑慧所见到的貌似安康的未来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开始,她忽然有些期待了。
“吱”地一声,老爷子的房门被推开,黄翠花端着盆子出来倒水,看到林宝芝,瞪了她一眼不说话,她不说话林宝芝自然也懒得搭理她,经过中午那遭,她已经知道这个所谓的亲娘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她横你比她更横,她就对你无可奈何了。
又站了一小会,冷风吹得脸颊生痛,林宝芝正打算去老爷子的屋里暖一下身,院门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头上围着大围巾脸蛋略圆的妇女,这是原身的三婶,看到她,林三婶张口问,“宝芝怎么站外面,多冷啊,病好了吗?”林三婶是林家唯一一个看到她会和她打打招呼说说话的人,林宝芝回道:“好了。”
林三婶今天中午好像不在,看她手里拎着布兜,林宝芝猜测她是回娘家了。
果然下一秒,她的猜测就被证实了,她8岁的小堂妹听到开门声,从正屋蹦蹦跳跳地跑出来,扑到林三婶面前,撒娇道:“娘,你怎么才回来?有没有从姥姥家带好吃的?”林三婶摸摸小女儿冻出高原红的小脸颊,举了举手中的布兜,“你猜?”小堂妹叫宝春,她眼睛陡然瞪圆,抢过她娘手里的布兜,一般她娘这么说,就意味着带回了好东西,打开一看,哇地惊叫出来,“是兔子,今晚有兔子肉吃啰~”说完又可爱地用手捂住嘴,娘可是告诫过她,吃肉不能大肆宣扬,会遭来旁人眼热,说不准还会过来蹭吃。
林三婶好笑地弹了弹她的小额头。
小堂妹音量不小,好几个林家人闻声走出了屋子,定力差一点的毛头小子比如原身弟弟林文俊和三婶的儿子林文远飞奔过去确认,这年头,能吃一口肉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普通农家,也就逢年过节才能闻到一点肉味。
现在才农历11月份出头,离过年还有些日子。
林三叔虽然没有飞奔,可脚步一点不慢,他利索地从布兜里掏出那只惹得一众人狂吞口水的兔子,灰色的毛皮,挺大只,肚皮上凝出血块,已经死亡了,林宝芝目测除毛剥皮后该有一斤多,说来斤这个丈量单位也同她原先世界是一样的,计时单位亦然,这能帮她更快地熟悉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怎么带回一只兔子?”林三叔把兔子翻过来覆过去察看,刻意压低了声音,可欢喜的语气是半点藏不住。
林三婶没有掩瞒,这又不是她第一次从娘家带肉回来,骄傲道:“我爹今天又进山了,运气好,打到了几只野物,就让我带一只回来。”
她家祖上是猎人,打猎的本事代代相传了下来,肚子缺油水缺得厉害的时候,她爹就会偷偷进山,十次有八次不会空手而归,爹娘从小就疼她,家里孩子又不多,就是她今天没恰巧回娘家,娘家也会送一只猎物过来。
也因着娘家时不时的野物接济,林家不管是当家做主的林老爷子、林老太,还是其他人,都下意识敬重她几分。
一时间,小院里全是大声吸溜口水的声音,这兔子太肥美了,林宝芝也跟着咽了几口唾沫,眼睛就着微暗的天光死死地盯着兔子,除了个头小了几十倍,和她原来世界一种叫蹦蹦兽会喷火的异兽倒是很相像,她忍不住想,几百年前或更早前,那些异兽没变异前,是不是原本就长这样?她眼睛又转向鸡舍里的几只鸡,仔细想想,好像也有一种少见会飞的异兽身型缩小几十倍后,就是这种模样。
这个世界,兴许和她原世界的本源真是一样的,不仅仅是语言相通,物种也是相通的。
她摊开手掌,细长的五指,骨节分明,上头布满厚茧,以及紫红色叫做冻疮的东西,这双手,原身只能用来干些农活,她却可以用来猎杀低等级的异兽。
即便她是普通人,没有异能,可近十年出任务锻炼下来,她已经不再孱弱了。
何况,这个世界没有异兽,那她是不是也能进山打猎,挣取属于她一个人的生存财富?或者不仅仅是打猎,她还能做到更多的事。
林宝芝轻轻弯起眉眼,也许几个小时前她心里还有些忐忑,但这一刻起,她已经有无穷的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在这方陌生的世界生活得很好。
掌管三餐吃什么的林老太没有扫大家的兴,让林家最擅长做饭的原身亲娘黄翠花把兔子处理好加土豆以及其他调味料下锅炖了。
几个大人小孩脚步黏住了一样围在灶台边观看,林宝芝也忍不住走了过去,前世吃营养液居多,她做饭只限于烤肉,想学学怎么做,顺便吸一下美食的香味。
一屋子人像过年一样喜气洋洋的,大家有说有笑,只有一个人表情狂喜中带着踌躇犹豫,这个人就是林淑慧。
林宝芝把目光分了她一点,在土豆炖兔肉快出锅时,她注意到林淑慧拉了林老太到一边说悄悄话。
她隐约听清了几个词,什么“帮忙知青报答”的,没一会,林老太走回来,寻了一个吃饭的碗,从黄翠花手中接过锅铲,在一锅正好出锅的兔肉炖土豆中捞出大半碗,还专门挑兔肉多的盛,嘴里解释道:“前些天有个人帮了我一个忙,我得还人家人情。”
林三婶欲言又止,林大伯娘同自己儿媳对视一下,翻了个微不可查的白眼,林宝芝把两人的神态尽收眼底,微微垂眸,看来林家这两房儿媳妇对小姑子的宠爱是有限度的,林淑慧拉了林老太到一旁说悄悄话,回头林老太就说要拿家里儿媳妇拿回来的肉食去偿还人情,傻子都知道这人情是给谁还的。
这一家子,以后的热闹可不会少。

小说《原身被掉包一秒夺回女主剧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799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