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23推文!手机版

首页 > 现代言情 > 梁含之程炫络月缱绻

梁含之程炫络月缱绻

梁千柔著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最具潜力佳作《梁含之程炫络月缱绻》,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梁千柔程慕睿,也是实力作者“梁千柔”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热门新书《优质全章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浏览》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月缱绻的又一力作。讲述了梁含之程炫络之间的故事,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优质全章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浏览》......

主角:梁千柔程慕睿更新:2024-04-03 11:23:28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现代言情《梁含之程炫络月缱绻》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梁千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梁千柔程慕睿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承认她对程清玙有心动的感觉,她也相信一见钟情,但她对爱情,是一个理智的理想主义者。因为是理想主义者,见了才貌双全,风度翩翩的他,况且所有的遇见,又足够戏剧,所以动心。但也因为理智,知道,萍水相逢的旅途,只是一时的荷尔蒙冲动,终究不会长远。先不论程清玙是否同样对她有好感,就光是彼此生活工作的城市,就...

《《优质全章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 浏览》 第10章》精彩片段

主人公叫梁含之程炫络的是《优质全章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浏览》,这本的作者是月缱绻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优质全章重逢:我与佳人共赏美景浏览》免费试读从八廓街大昭寺逛回来后,晚上两人就各自回了房间。
梁书媞洗漱完,闭眼躺在床上敷面膜,手机放了音乐正听着,听见中间音乐声音突然弱了一下,知道有人给她发消息。
她摸了手机过来,打开一看,是之前母亲让她加的男人,叫方泽阳,除了昨天刚加上,敷衍聊了一两句后,再没联系,梁书媞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是她天真了。
“你好,我听阿姨说你后天坐飞机回西安,刚好周六我也休息,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来机场接你,然后一起吃个饭。”
梁书媞也不敢自视甚高,毕竟对方言语恳切,又很礼貌,说句不好听的,她也是见人下菜。
如果对方礼貌有加又有分寸,她自然也是好言相待,但对方一上来就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势,那梁书媞可能连理都不会理了。
“谢谢,机场坐大巴和地铁都挺方便的,不用麻烦你了。”
她回了过去。
“那如果你回西安早的话,回去休息休息,我请你吃晚饭如何?”梁书媞看人家又约了一次,她一想如果再拒绝了,指不定她妈妈那里又得给她找事。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早死早超生,面见完以后,这事也就算完了。
“那好,吃饭的地方你决定吧,我吃什么都可以,没有什么忌口的。”
“好的,我决定好的话,把餐厅位置和吃饭时间发你,那就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
这一part聊完,梁书媞退出聊天框,本来要直接退出微信窗口,结果又一眼看到了那张海边风景图的头像。
她承认她对程清玙有心动的感觉,她也相信一见钟情,但她对爱情,是一个理智的理想主义者。
因为是理想主义者,见了才貌双全,风度翩翩的他,况且所有的遇见,又足够戏剧,所以动心。
但也因为理智,知道,萍水相逢的旅途,只是一时的荷尔蒙冲动,终究不会长远。
先不论程清玙是否同样对她有好感,就光是彼此生活工作的城市,就已经隔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她再年轻上五岁,或许还会赌一把异地恋。
现如今,明知不可为,而为什么要为之呢。
她说服着自己,南柯一梦,是要醒来的。
第二日,天就晴了,春和景明的天气,要不是远山上还残留着白雪,让人会还以为昨天那场大雪未来过一样。
他们今日的计划,只有去羊湖这一项,时间倒也并非十分紧迫,睡够了再起,中午出发也行。
程清玙下了楼,还是到了民宿餐厅这一层,三三两两的坐了不少人。
他环视一圈,竟没看见梁书媞,但是不久前,他好像听见了楼道里她关门离开的声音。
这时,程清玙见民宿的老板娘抱了一摞白床单下来,于是走上前问:“你好老板,你有见到和我一块的女孩吗?”老板娘把白床单放在洗衣操作间门口,一手扶腰,一手摸了摸额头,“哦,你说梁小姐吗,她可能去楼顶阳台了,我那会儿见她上去了。”
“好,谢谢。”
程清玙又往回楼梯上走,这间民宿一共四层。
一楼大厅,二楼是餐厅和娱乐z场所,三四楼是住宿房间。
民宿的楼顶,他还没上去过,在走到四楼通往楼顶的时候,依稀听到了音乐,他自觉放轻了步子。
楼顶并非是完全露天开阔,反而是搭了玻璃房,这样无论晴暖下雨,是不耽搁晾晒床单被套的。
程清玙并没有一步跨进去,他只是站在入口的地方,随着音乐的地方看去。
在他右侧的墙壁处,梁书媞闭着眼坐在一个凳子上,靠着墙,晒太阳。
面前层峦叠嶂晾晒的白色床单,倒为她了脸上落了一片阴影,不至于把脸晒伤。
音乐就是从她放在地上的手机发出的,十分惬意,倒似快乐小神仙。
程清玙仔细听那首歌,是他没有听过的曲子,但是旋律很好听,是一首粤语歌。
“缘分已失去心律失去心跳送院中严重到急救急剧急症急也无作用就当彼此念旧情未必舍得欢送为你好为我好无奈再没法感动怎么我的年月要每天挥霍…………”程清玙靠在门口,晒着太阳,在梁书媞不知情的情况下,共她听完了这一首歌。
随后,他又转身轻着脚步离开了这里。
他渐渐离开,单曲循环的曲子还在播放,他只记得那一句歌词。
“缘份已失去心律失去心跳送院中,严重到急救急剧急症急也无作用。”
羊卓雍措距离拉萨100多公里,这回梁书媞坐的跟前一日程清玙提议的一样,后排的右侧。
前一多半的路程确实风光不错,水蓝柳绿,车子中途还停下来给羊群让路。
只是等到后半程的时候,梁书媞就有些笑不出来,目光也几乎不太朝右侧窗外看了。
盘山公路窄就不说,大角度的s弯,一拐接着一拐,来往的车子都自觉降了车速,尤其等车子开到山上的位置,往下一看,景色十分壮丽,但足够高的位置也让人心有胆颤。
她并不是有恐高的人,但这路还是让她有些不舒服,甚至对前排开车的司机道:“师傅,咱不赶时间,开慢点,你觉得累了,咱就找个能停的地方休息一会儿。”
司机倒是信心满满,“美女别怕,虽然这路上每年出的车祸不少,但这条路我都来来回回开了很多次,路况很熟了。”
梁书媞心想俗话都说了,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不过她还是闭嘴再没说什么,靠回了椅背上。
程清玙见她整个人紧绷,于是难得开玩笑道:“要不回来的时候,你开这一段?开车没有坐车怕。”
梁书媞这才笑了出来,“我才不要,程清玙你是医生哎,怎么这么作贱人命。”
男人侃侃道:“你怎么不说是我相信你的驾车技术。”
“哼,我可惜命的很,不打没把握的仗,开车也是一样。”
山巅的盘山拐弯过后,就看到致纯致净的蓝色,徜徉在两山之间。
车几乎开到了湖边,梁书题一下车,就感受到了狂烈的大风。
程清玙走到她跟前,把她没拿下车的帽子递给她:“戴上吧,冷风吹多了头痛。”
奶白色的宽边羊绒帽被梁书媞接过,顺手随便扣到了头上,她着急先拉衣服上的拉链,风吹的她觉得胃凉,结果拉链有点死,卡住了。
她低头在和拉链做斗争,感觉头上的帽子动了动。
她猛得抬头,眼睛直接撞上了程清玙的眸子。
程清玙抬起的手还悬在她头顶,或许梁书媞的反应有些强烈,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放下了手,“不好意思,怕帽子挡住你眼睛,是我逾矩吓到你了。”
说完,他还往后退了一步。
逾矩二字,是很书面的字眼。
书面到,从程清玙的口里出来,好似发生了一件很严肃且严重的事情。
梁书媞手还在拉链上,见程清玙退后的动作,她先是有些愣住,然后才是迟来的尴尬。
湖边的风依旧劲烈,湖面渐融的冰,被水波一浪一浪的送到岸边,形成独特的景观。
梁书媞一时不知该是说程清玙比她还小题大作,还是说他们就该心知肚明地守着某一条红线。
可是,梁书媞知道,自己刚才的抬头,绝不是因为厌恶。
最后,还是她打破了这个局面,用着蹩脚且一点都不正宗的粤语,笑着道:“程先生,你真嘅好搞笑啊,送佛送到西,我嘅帽子都快掉下嚟了,你帮我啊。”
程清玙的表情这才释然,朝前一步,站回到了最初的位置,在梁书媞用心拉拉链的时候,替她整理好了帽子。
同时,梁书媞外套拉链终于拉好了,她抬头看他,两人竟都异口同声,说了句多谢。
整理完后,他们才朝湖边走去。
在一片很漂亮的五彩经幡下,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梁书媞看新娘美丽“冻”人,“现在蛮多情侣都来西藏拍婚纱照,我身边就有两三对朋友,出来的成片,随便一拍感觉都比那种棚内的好看多了。”
程清玙很恪守本分,没有往深得聊,只是简单道:“现在这个季节拍照就还是稍微有点冷,如果七八月来,应该会暖和很多。”
她反驳,“可是七八月来,就看不到桃花了。”
男人不与她争执,反而是顺着道:“对,不同时节有不同时节的美,”“你,以后还会想着来西藏游玩吗?”他问。
梁书媞见湖边有些石子,倒是蛮漂亮的,她也不怕冷,弯腰捡了几块拿在手里,“作家张恨水说,古人游山,不主张玩通,要剩个十之二三不玩,留作念想,所以西藏这么大,我才玩了多少,以后,肯定还会再来的。”
石头被梁书媞拿在手里倒腾来倒腾去,她接着道:“其实昨天在八廓街说为什么想来西藏,我只说了一半。”
程清玙是个很合适的倾听者,他很快接了下一句,“那另一半呢?”“我高中的时候,看了一本有关旅游的书,其中有一个篇章是介绍西藏,那篇文章里面说到了西藏的一个圣湖,叫做拉姆拉措,据说那个湖,能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而且就连寻找转世灵童,都要到这个湖边占卜。”
梁书媞一边说,然后又把石子塞进口袋,掏出手机,搜了拉姆拉措湖的照片,拿给程清玙看,“你看,就是这个。”
程清玙看湖的照片,拍摄的照片基本都是从较远的高处,往下俯拍,群山环抱,圣湖就在那里。
“当时那篇文章的作者说,她去玩的时候,遇到当地的一个卓玛告诉她,她以前一个人在湖边从湖里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倒影,后来她遇到了她现在嫁的老公,就长得跟她当初在湖里看到的人一模一样。”
程清玙没有嘲笑这个听起来有些玄幻的故事,反而很会捧场,“这么神奇?”所以最后倒是梁书媞被自己讲的故事弄笑了,“哎呀,我那个年龄,正是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的时候,不过就像播下了一颗种子,总记得这件事情,就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去湖边看看,就跟去玛吉阿米一样,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嘛。”
“那这次怎么没想着去。”
梁书媞想了一下回答:“一般旅游团很少去那个景点的,而且高原还得爬山,我第一次进藏,怕自己没那个能耐。”
“还有,更重要的是,这个季节它不开放,开放要到7,”话说一半,想起几分钟前两个人还讨论的话,便笑着道:“你刚才说的也对,7、8月来,有7、8月的好,可以看圣湖。”
程清玙也是半提议半开玩笑道:“那既然拉姆拉措去不了,我们来了羊湖,反正都是圣湖,你要不也试试看,说不定也能看到什么,比如你的前世啊什么的。”
梁书媞刚才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倒也不是有什么目的,只是在这个地方,想起明天就要回西安了,无论是景和人,下次都很难同时遇到这么让人动心的,索性讲些让自己觉得舒服和开心的话题。
所以当程清玙说了以后,梁书媞并不觉得无聊有病,还觉得挺有意思的,于是真的往湖边再走了走,站定朝里认真看。
“看到什么了吗?”男人问。
“哇,真的看到了。”
梁书媞很确定了回答,“看到了我的前世,天呐,我前世竟然是个公主,锦衣玉食,穿的衣服这么好看。”
程清玙笑着也走到了湖边,学着梁书媞的动作。
梁书媞余光感觉到程清玙过来了,和她一样,于是问:“你看到了吗?”程清玙答:“看到了,我也看到我的前世。”
“是什么?是什么?”梁书媞玩得有点兴奋了,她很期待程清玙怎么胡编乱造。
“我的前世,是……”他拖长了音,“是一条鱼,然后……”“然后呢?”梁书媞着急问。
“然后被一位公主,命令手下,给抓住烤的吃了。”
梁书媞“扑哧”就笑了,风刮得人觉得脸疼,很幼稚又很冷的笑话,但她觉得自己快笑出眼泪了。
讲笑话的人,却很淡定地看着湖面,两个人的倒影就在水里,随风而动。

小说《梁含之程炫络月缱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799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