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23推文!手机版

首页 > 现代言情 > 辞辞尔晚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

辞辞尔晚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

李砚书著

现代言情连载中

现代言情《辞辞尔晚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是作者“李砚书”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李砚书赵晚尔,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主角是李砚书白月光的《辞辞尔晚》,是作者“李砚书”的作品,主要讲述了:...《辞辞尔晚》第1章免费试读我穿越了,系统说我手握白月光剧本。只是系统没说,我是白月光的前期踏脚石,用完就丢的那种。这些年,我......

主角:李砚书赵晚尔更新:2024-04-03 11:19:04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辞辞尔晚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是作者“李砚书”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李砚书赵晚尔,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是李砚书白月光的《辞辞尔晚》,是作者“李砚书”的作品,主要讲述了:...《辞辞尔晚》第1章免费试读我穿越了,系统说我手握白月光剧本只是系统没说,我是白月光的前期踏脚石,用完就丢的那种这些年,我一颦一笑都复刻白月光,我自认为无可挑剔可还是被李砚书发现了1.“姑娘,喝药吧,莫要让奴婢难做”丫鬟双手举着碗跪在地上又是那苦出人眼泪的药这次不再是小产药了,而是换成了离魂汤我接过碗,丫鬟松...

《《辞辞尔晚》 第1章》精彩片段

主角是李砚书白月光的《辞辞尔晚》,是作者“李砚书”的作品,主要讲述了:...《辞辞尔晚》免费试读我穿越了,系统说我手握白月光剧本。
只是系统没说,我是白月光的前期踏脚石,用完就丢的那种。
这些年,我一颦一笑都复刻白月光,我自认为无可挑剔。
可还是被李砚书发现了。
1.“姑娘,喝药吧,莫要让奴婢难做。”
丫鬟双手举着碗跪在地上。
又是那苦出人眼泪的药。
这次不再是小产药了,而是换成了离魂汤。
我接过碗,丫鬟松了口气。
“将军他还未回来吗?可是又去上清寺去求这汤药去了?可真难为他了。”
丫鬟抿嘴点头,面露难色。
我也不为难她,将碗放到嘴边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下去。
丫鬟忙将蜜饯递给我。
我摆摆手,如今已被苦的麻木了,不会再似从前那般被苦的流眼泪了。
喝完便和衣睡下。
近来身子很是不舒服。
不知是不是李砚书求来的离魂汤起了作用。
已有十日未见李砚书了。
自那次上清寺回来他便再未踏入我房中半步,对我避之如履。
每日差人送来一碗苦药。
在我威逼利诱下丫鬟才告诉我,那药为离魂汤。
我闹过,我以为这么久时间他会对我有感情的。
可李砚书掐着我的脖子。
“你不是她!快将我的晚晚还回来!将我的赵晚尔还给我...”赵晚尔便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与我长相八分相似。
一语惊醒醒梦中人。
我苦笑,我一个临时来替白月光挨苦的人还奢求男主的爱,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望着天空发愣,他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她的呢?许是半月前,去上清寺他被住持拉去单独谈话后。
自那日回来后,他三五日往寺庙跑为我求平安符,佛珠。
说是为我求的。
后来见我安然无恙他便连谎话都不屑与我说了。
我早该察觉的,只是我好像有意逃避。
我以为我的表演天衣无缝,实则他在陪我演戏。
有次李砚书醉酒后哭着乞求我。
“无论你是谁请从晚晚身上下来,将我的晚晚还给我。”
他哭的稀里哗啦鼻涕眼泪横流。
瞬间,我觉得我对他好似也没那么喜欢了。
忽而,系统的声音将我从思绪中拉回。
“叮咚!提前向宿主道喜,白月光快要苏醒了,宿主马上便可回家。”
“还有多少天?”“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一月!”说罢便消失不见,我就担心出个意外,这系统是个不靠谱的。
原来如此!原来是白月光要醒来了。
我感叹剧情的强大。
如今戏该落幕了,我不用再演戏了。
我要回到我的世界去。
可如我所担心的,还是出了意外。
伤心只是一时的,毕竟我还没爱到那种程度。
我只是喜欢李砚书那皮囊罢了。
得知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去后,我选择摆烂。
摊牌了,不装了。
我要做回自己了!我撕下满屋的黄符一把火烧了,边烧边笑。
端药来的丫鬟吓的碗中的汤药撒了出来。
我上前端起那汤药出了屋倒在了树根下。
那丫鬟跪倒在地上眼中蓄满了泪。
“姑娘这般做将军来会打死奴婢的...”我扶起她:“李砚书如今不在府中,我现在就送你出府你躲的远远的。”
我给了她一包银子,将她送出了府。
“姑娘为何不与我一同离去?”我笑笑:“我现在离不开,可是快了...你快走吧!”她跪地朝我磕一头而后没入人群。
我多想和她一样头也不回的走,可系统说我必须待在府上等白月光苏醒。
回去后,我脱掉那素白的衣裳找出我最爱的大红色衣裙穿上。
我站在镜前,看着镜中的人,有一瞬间的恍惚。
学人学的久了,我倒是忘了自己的样子。
李砚书怒气冲冲踢开门时,我正躺在床上瓜子看画本。
他上前一把扯我下床,看着我一袭红衣竟晃了神。
只一瞬,他便恢复往日那般对我恶语相向。
“周晚晚!谁准允你倒了那汤药的...”我微愣,他竟然知道了我是谁!他扬起手,眼见巴掌就要落在脸上,我侧身躲过。
我懒得再与他虚与委蛇。
“李砚书,若是你再打我伤我那我便与这具身体玉石俱焚。”
“你甭担心,我马上就要走了,你以为你是财神爷啊人人都喜欢你。”
他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周晚晚,你这妖女休要再骗我!”我拔下头上的簪子抵在脖间。
“滚出去,不然我就让你的白月光死在你面前。”
他不得不甩袖离去。
而后他也亦是懒得与我虚与委蛇。
他不讲武德,每每趁我睡下后来定住我的穴强灌下那离魂汤。
这日他喂完药后看着我笑的诡异。
“刚刚顺着汤药下去的还有一颗噬魂散,若是你胆敢做出伤害她身体的举动那我就让你魂飞魄散...”我郁闷极了,想着如何给他使点绊子。
可他不让我近身。
转眼一月时间快到了,我愈发焦急。
没给他来一下我走的不甘心。
冥思苦想之际,屋外有喧哗声。
听着这声音,我便知来者何人。
是将军府小小姐,李砚书的小迷妹以及从前被猪油蒙了心的我的情敌赵婉柔。
我喜上眉梢,我自己伤不了这身体那别人总归可以吧。
赵婉柔瞧见我一身大红色衣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而后抱胸撇着嘴。
“打扮的如妓院里的女子一般,难怪砚书哥哥那般讨厌你。”
我朝她吐舌头做鬼脸试图激怒她。
“可我还是得到了他不是吗?你连他的手都没碰过呢,小可怜虫...”一句话便点燃了这小炮仗。
她抽下腰间的鞭子就像我抽来。
我不仅不退而且还走上前去将脸往前凑。
赵婉柔见此慌了,可那鞭子却收不回去了。
我闭眼仰着脸等鞭子落下,可鞭子未落下倒是响起了赵婉柔的痛呼声。
“砚书哥哥!”我睁眼,赵婉儿倒在地上。
“滚!”李砚书一声,赵婉柔拔腿就跑。
而后他三两步走到我面前捧着我的脸左右瞧。
“还好脸没事!”他松了一口气。
我冷笑,原来是爱的这张脸啊,还真是渣男。
而后他又怒目而视。
“周晚晚,信不信本将军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欲转身进屋。
这时,系统声音响起。
“叮咚!宿主可提前离去了,请问宿主现在愿意脱离吗?”“当然愿意!”下一瞬,周身传来撕裂的痛。
我疼的蜷缩在地上抽搐。
李砚书上前来跪在我身边脸上尽显慌张。
“晚晚...你怎么了...”我不知他叫的是我还是赵晚尔。
可如今都不重要了。
我拔下头上的簪子紧紧握住。
“李砚书,我要走了,你开心么?”他看着我神色晦暗不清,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高兴。
“李砚书,我有话对你说!”这一次他未驳我,凑上前来。
我听着系统开始倒数。
“3...2...”忽而李砚书大喊:“晚晚莫要走!”下一瞬,我用尽全身力气将簪子插入他胸口。
系统的“1”迟迟未出口。
“喂,天杀的系统,怎么还不走!”李砚书双目赤红看着我,我急的满头大汗。
“叮咚!不好意思,本系统突然出现了问题,暂时回不去了!”我缓慢扭头对上李砚书那似笑非笑的脸。
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屋扣上门。
“死系统,到底还有多长时间能回去!”“你好宿主,这边收到白月光不愿醒来的信号,大概一年后可离开。”
“一年后,我一定来接你,希望宿主这一年好好珍惜在这时空的日子,拜拜~”我欲哭无泪,这日子我不愿珍惜。
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只差找个地缝钻进去逃跑。
屋外脚步声响起。
“晚晚,开门!”我急得大声唱青藏高原,而后又哭又笑。
“赵晚尔,你休想伤李砚书!我周晚晚不允许!”李砚书踹开门进来时便看见我一边拿着剪刀往自己身上扎一边大喊。
“赵晚尔,你莫要再执迷不悟了!”我装疯卖傻,眼见剪刀就要戳到衣服了,李砚书也不拦一下。
而是自顾自坐到桌前拔下的簪子,从怀中掏出一粒药服下止住了血。
良久,我都要没力气了他才出声。
“晚晚,别装了!”我泄气趴在桌上。
“你的白月光不愿醒来,我还不能离开,要杀要剐随便来。”
李砚书却笑出了声。
“你别走了,本将军觉着你倒是有趣极了,不若你留下来陪我。”
“你刺我一簪子与他之前的行为一笔勾销...”我站起身与他拉开距离撇撇嘴。
这人是渣男一个且脑子有病。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
最近李砚书不知抽哪门子风无时无刻不在我眼前散发魅力。
我怀疑他被夺舍了。
于是乎,第三天我收拾行囊果断跑了。
反正没了系统没人管我。
我先去潇洒一年去。
出于良心,我在首饰匣子底部给赵晚尔留下了一封信,叫她找个好人嫁了不要嫁给李砚书。
若是日后她苏醒过来回来见了这封信是留是走全在于她。
月黑风高夜,我爬出早先挖好的狗洞。
联系好的马车早就候在外面。
我登上马车,一路南下。
至江南,我安了家摆起了吃食摊。
倒是赚了不少钱,也开了间铺子。
一转眼,接近年关。
我关了铺子回到家备年货。
至家中我生起火煮着茶吃着零嘴看着画本,好不惬意。
忽而,有人喊我。
“晚晚,你能听见我说话么?”我开门,屋外空无一人。
莫不是见鬼了!?我关上门跳上床将自己裹在被子中。
那声音还在,是女子微弱的声音。
“晚晚莫怕,我是赵晚尔...”我将头伸出被子对着空气试探。
“你...你是人是鬼,在哪里?”那声音轻咳:“晚晚闭上眼便可看见我。”
我闭上眼,忽而眼前一白,我置身于一片白雾之中。
眼前有一身着素白衣裳一脸病态的女子走来,与我长的极像,几分恐惧倒也散了。
我大红的衣裳与她形成鲜明对比。
她款款上前向我俯身行礼。
“我是赵晚尔,自多年前为救李砚书落水后我以为我再也醒不过来了,可有一日忽而有个奇怪的声音说我该醒来迎接我的好日子了。”
她瞧了我一眼继续道。
“直至不久前我才明白,原来你便是我的踏脚石,可我不该抢你的功劳...”她忽而捂嘴咳嗽的厉害,我上前为她拍背。
“所以你不愿醒来?”她点点头,我莞尔一笑。
“你莫要有忧虑,我是自愿要离去的,且李砚书不是良人,待你苏醒过来可离开他。”
现在系统不在无人管我,我干涉了剧情。
她摇摇头惨然一笑,抚上我的手。
“晚晚你听我说,我不喜李砚书,且如今你离了李砚书生活自在,而我本就有顽疾活不了多久的。”
“恰巧你可用这具身体活很久,你替我活下去吧!”我看着她脸色惨白,忽而心中酸涩。
“你该看看这大好河山的,你才不过二十岁。”
她笑着摇摇头。
“晚晚,我阿娘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女官,她说她们故乡女子也可为官与男子齐平,可是她努力了好久,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比许多男子都优异,可这世道不容女子出人头地,我阿娘最终郁郁寡欢离世,而我不能代她实现她的理想...”说着话时,她整个人几乎都靠在我身上,好似下一瞬就要消失不见。
我忐忑开口:“晚尔,你娘是哪里人?”“我阿娘说她是中国人,可我从未听过这个国家的名字,我翻看了许多史书都未查到。”
我愣住了,忽而心中燃起熊熊斗志。
竟然我来了,便帮这位前辈实现她的梦想,总归系统还不来接我。
只是成功与否便难说了。
我拍拍她的肩。
“我替你阿娘做她为完成的事。”
她笑着向我行礼而后消失不见。
热门小说《辞辞尔晚》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辞辞尔晚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白月光李砚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799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