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23推文!手机版

首页 > 现代言情 >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

萧明瑄著

现代言情连载中

萧明瑄景元帝是现代言情《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萧明瑄”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说罢,手心的石子忽然朝窗外飞去,石子飞过击落了一片树叶,墙根处多了一处阴影,拱手离去。小姑娘气鼓鼓地,拿起笔在书上画了一只猪,旁边标明“三皇兄”。萧明瑄忍着笑,眼眸中带着微不可查的宠溺,扫过那盘糕点,眼神微微一暗,“刚刚为什么打他?”又试探地问道:“是……因为我吗?”羲和小声“嗯”了一下,......

主角:萧明瑄景元帝更新:2024-03-23 11:04:42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是网络作者“萧明瑄”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萧明瑄景元帝,详情概述:“小哥哥,我以前听过一句话。”羲和的记忆飘回从前,她想起了国师了,“那人告诉我说,同一个东西不同的人会看不到不同的一面。身份、性格、环境、亲友组成了不同的人。我们是有思想的独体,而不是其他人看法的附庸...

《第一章》精彩片段



说罢,手心的石子忽然朝窗外飞去,石子飞过击落了一片树叶,墙根处多了一处阴影,拱手离去。

小姑娘气鼓鼓地,拿起笔在书上画了一只猪,旁边标明“三皇兄”。

萧明瑄忍着笑,眼眸中带着微不可查的宠溺,扫过那盘糕点,眼神微微一暗,“刚刚为什么打他?”

又试探地问道:“是……因为我吗?”

羲和小声“嗯”了一下,“我不喜欢他们这么说你,你明明那么好。”

萧明瑄救过她好几次,他们还是有共同秘密的好友。

那么好的一个人却被说,羲和气不过就动手了。

羲和咬住了下唇,悄悄打量对方的神色,“小哥哥,你不喜欢吗?”

她好像确实有点太凶了。

萧明瑄盯着小姑娘的眼睛看,没有回答,“小羲儿,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一种人?”

卑贱,阴郁,低下。

他是被故国抛弃的棋子,是人人躲避的瘟疫。

仿佛一切贬低的词都出于那群人口中,被用在萧明瑄身上。

小姑娘努起了嘴,一手捂住了萧明瑄的嘴,眼角泛红,气呼呼地说道:“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萧明瑄把羲和的手拿下来,放在手心里把玩,半晌没有说话。

“小哥哥,我以前听过一句话。”羲和的记忆飘回从前,她想起了国师了,“那人告诉我说,同一个东西不同的人会看不到不同的一面。身份、性格、环境、亲友组成了不同的人。我们是有思想的独体,而不是其他人看法的附庸。”

她登上神主之位的前一天,国师于高楼之上告诉她的话。

一记就是这么多年。

“小哥哥,我不是三皇兄,也不是四皇姐,更不是那些人,我是羲和,赵羲和,我有眼睛,我只在乎我眼中的你。如果我只听别人说,那才是大笨蛋。”

小姑娘难得跟个大人一样说几句大道理,结果最后一句骤然破功。

萧明瑄不禁失笑,“好,小羲儿是最聪明的。”

羲和眼神骤然放亮,面上满是笑意。

“所以你是喜欢的吗?”小姑娘不依不饶地问道。

萧明瑄点了点头,“只要是你。”

似乎有某种情绪正不断催生,隐藏在土地下蠢蠢欲动,颇有几分要冲破桎梏的样子,绞着心脏,引起阵阵酸麻。

直至上课,赵知南也没有回来,而羲和前面那个位置也一直空着。

李太傅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学究,一流水的之乎者也听得羲和昏昏欲睡。

为了避免自己睡死过去,羲和从怀里摸出一本话本来,盖在书上翻看。

果然,课堂上的话本最好看。

萧明瑄听了两耳朵,便也低头看书,偶尔瞟见小姑娘偷笑的模样,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

触及到册子的内容,萧明瑄怔住了,眼眸微微一缩。

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小羲儿,你平时看这个?”

萧明瑄看了两行,再配上那颇有些暧昧的图,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市面上最流行的痴男怨女爱恨情仇的话本子。

但这本多少有些露骨了。

“对啊。”羲和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我偷偷找来的,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萧明瑄欲言又止,顶了顶后槽牙,心想:“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她的,教坏了怎么办?”

羲和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一只手,把书拿了过去。

“我收了!不准再看了!”萧明瑄简单翻了几页,忽然就明白羲和平素那几句惊为天人的话是哪儿学来的了,“也不准让宫女给你买,再让我发现一次,砍了你的手!”

羲和本想去抢,闻言愣住了,努着嘴,细细听去还有几分磨牙的声音。

真想咬他一口啊。

“怎么?不服?”萧明瑄兴致上来了就喜欢逗小姑娘。

“那书说的也没错啊,男子长大了就娶了喜欢的姑娘成亲啊。”小姑娘绞尽脑汁编出了合适的理由,“上次表兄也这么说的,他说长大了要娶我当媳妇儿的。”

萧明瑄唇角的笑意凝固,眼神微微眯起,一时之间多了一层看不见的冰霜,隔在两人中间。

许久之后,阴测测地问道:“哦?徐承远要娶你?”

“对啊,就是这样。”羲和一抬头就对上了萧明瑄阴沉的目光,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颇有几分底气不足。

萧明瑄忽然冷笑一声,摩挲着手里的话本,眼神晦暗不明,“那小羲儿想嫁给他吗?”

羲和干笑两声,悄咪咪往后退了一点距离,还没等歇口气就被萧明瑄一手拉住,只听他冷声道:“你再退一下试试?”

两人间奇怪的气氛被台上的李太傅注意到了。

但一个是景元帝最宠爱的公主,惹不起。一个是北厉的质子,不想管。

李太傅全当看不见。

羲和顿时不动了,她忽然觉得萧明瑄背后可能藏了一把刀,如果她回答错了,可能磨刀霍霍向着她了。

“不……不嫁,我还小。”

羲和试探地看去,果然萧明瑄的神色渐渐缓和,她悄悄松了一口气。

看来答对了,她可怜的爪子保住了。

萧明瑄的心情肉眼可见地舒缓,他摸了摸小姑娘蓬松的发顶,声线愈发飘忽,仿佛蒙上了一层雾一般,“小羲儿还小,不着急,有看得上眼的就告诉哥哥。”

“小哥哥要替我看吗?”

萧明瑄把书收到了身后,微不可查地嗯了一声。

替你弄死他们。

话本被收了,萧明瑄态度强硬,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李太傅的课又实在听不进去,羲和很快就昏昏欲睡,陷入香甜的梦境。

虽是晚夏初秋,太阳依旧刺眼,小姑娘似乎不适应这强烈的光芒,用手挡了好几次。

萧明瑄身体微微前倾,落下一片阴影,小姑娘才安然睡去。

国学院提供午膳,羲和一觉起来刚好赶上,拉着萧明瑄就往食堂冲。

刚走两步,被云荟紧急叫住了。

“小公主,出事了!”云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通红,“陛下让奴婢带您去一趟静鸳宫!”

静鸳宫,贤妃的住所。

羲和顿时就要走,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拉着萧明瑄的手,担心问道:“小哥哥,下午……”

萧明瑄摸了摸她的头,“不妨事,我回宫就是,放心去吧,有事叫我。”

心知小姑娘担心他下午在演武场被欺负,萧明瑄干脆就不去了,毕竟太傅和武师们也不是真的想教他,他更懒得去做表面工作。

羲和心里涌上些许愧疚,“小哥哥,我下次给你带你喜欢的梨子糖!”

萧明瑄点了头算是应下了。

羲和刚一进静鸳宫的门就敏锐地感觉到了血腥味,而且还在不断加重。宫女们端着一盆又一盆地血水往出走,那浓重的血液深深刺痛了羲和的双眼。

那是死亡的象征,是弥留的号角。

宸贵妃见小女儿一进门就呆楞得站在原地,以为她被眼前的阵仗吓着了,连忙把女儿搂紧怀里,“不怕不怕,羲和,娘亲在这儿,谁都不能动娘亲的宝贝。”

“娘亲,发生什么了?”

羲和有点懵,随着宸贵妃进了内殿,血腥味更重。

室内传来一阵呕吐声,宫女的惊叫声混作一团。

“不好了!娘娘又吐血了!”

羲和抬腿就想冲进去,却被一双大手堵住了双眼,耳边传来景元帝的声音,“羲和,别看,乖!”

“爹爹。”羲和的声音有一丝颤动。

她虽然死过一次,却依旧难以面对死亡的恐惧。耳边贤母妃痛苦的喊声经久不绝,仿佛还有二皇兄哽咽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让人心惊。

景元帝转身把羲和搂进怀里,用衣袖堵住了她的耳朵,“别怕,爹爹在。”

景元帝浑厚的声音仿佛一剂定心,缓和羲和心上的恐惧。

她忽然想起来原书中贤妃的结局,咬住了下唇,缓缓退出景元帝的怀抱,抬头道:“爹爹,我要进去!”

景元帝皱起了眉头,眉宇间皆是不情愿,“羲和乖,太医会尽力的。”

私心里,景元帝不想让羲和接触这些。

羲和摇了摇头,坚持己见,撒娇道:“爹爹我就进去一会儿,不会有事的。”

撒开景元帝的手就要往里面冲,却不料与迎面之人相撞,那人更是用力推了羲和一把,直接把人掀翻在地。

“放肆!”景元帝大喝一声,抬腿就把那人踢倒在地,连忙把羲和抱了起来,轻声哄着。

宸贵妃脸色难看,上前一步,“苏嫔如此疯魔,押住她!”

慕远连忙招手让人控制住面色狰狞的苏嫔。

“押什么押?拉下去,直接处死!”景元帝面色不善,恨不得千刀万剐了这个贱人。

宸贵妃不做声,摆了摆手,认同了景元帝的做法。

苏嫔太过狂悖,死就死了,算是杀鸡儆猴吧。

苏嫔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硬生生挣开了宫女的钳制,扑倒景元帝的脚下,死死地拉着龙袍,身上沾染的血迹弄脏了龙袍的下摆。

景元帝皱眉,一脚踢开苏嫔,抱着女儿又远了几步。

苏嫔哭天喊地,“陛下,贤妃姐姐被人戕害,您怎能护着杀人凶手呢!”

“闭嘴!”景元帝只恨没让人堵了这女人的嘴,“你再多说一个字,你苏家多死一个人,从你爹开始杀,你苏家有多少人,你自己掂量!”

景元帝怒火冲天,却还要顾及着小女儿,递给三平一个眼神。

赶紧把人弄走!

三平抬手招呼侍卫,要将苏嫔压下去。

岂料苏嫔大有一番不管不顾地架势,“陛下真的如此心狠吗?贤妃姐姐陪伴您十几年,如今她被这个小贱人害了,您就一点都不顾及情分吗?不怕众人寒心吗?”

旁边的宫女太监们左看右看,皆低下头去不敢看,心思却是百转千回。

景元帝的喘息声更加粗重,脸色阴沉得厉害,如果不是因为羲和在,他现在就能拿剑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

宸贵妃紧紧握着拳头,素白的指尖嵌入掌心,双唇紧紧地抿着,显然也是盛怒,“本宫看苏嫔果真是被魇住了,竟开始说胡说攀扯他人了。”

“臣妾是不是说胡说,娘娘清楚得很。”苏嫔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仿佛身正不怕影子斜。

苏嫔的言下之意便是小公主为了宸贵妃和大皇子,才对贤妃动手。

众人见此,心底皆起了些许疑虑。难道真的是小公主?

夏天穿得单薄,羲和实打实地撞在了椅子上,揉了揉有些痛的胳膊才问道:“苏嫔娘娘既然如此说,那证据呢?”

苏嫔恨恨地看了一眼,拿出一个香囊扔到地上,“你就说这是不是你送的!”

羲和看向地上熟悉的香囊,点了点头,“是我前几日送给娘娘的啊,没问题。”

苏嫔冷笑一声,面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得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贤妃姐姐本来好好的,自从带了这个香囊,身体愈发差了,今日晨起就忽然开始吐血,一闻到这个香囊,吐的更厉害了,还说不是你!”

羲和跳下景元帝的怀抱,捡起香囊拆开看。

没有被添加其他东西,不该如此才对。

苏嫔见羲和不说话,脸上得意之色更甚,“陛下!就是她做的!小小年纪心思却如此狠毒!陛下要为贤妃姐姐做主啊!”

景元帝脸色愈发差,不发一言。

此时,内室传来一道声音。

“不可能。”赵谨渊挑开帘子走了出来,脸色奇差,满是担忧,“羲和不可能害母妃!”

苏嫔大惊失色,声嘶力竭道:“二皇子!里面躺着的是你母亲,你怎能帮着杀人凶手说话!”

赵谨渊不为所动,“正因为里面躺着的是我的母亲,我才更想找出真正的罪魁祸首,而不是去冤枉一个孩子。”

赵谨渊虽然担心贤妃,但也远不到是非不分的阶段。

羲和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得很,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

今日之事,估计是被利用了,顺手推舟成了替罪羔羊。

“二皇兄。”

赵谨渊递给羲和一个安抚的眼神,便朝着景元帝走去,“儿臣恳请父皇彻查。”

言语间颇有几分哽咽,哪怕表面上再坚强,他依旧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景元帝的眼眸没有丝毫波动,算是应下了。

苏嫔不依不饶,“那又如何解释贤妃姐姐一闻到香囊就吐血,这难道也是诬陷吗?”

小说《团宠小福宝,成了全皇城最横的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799号-9